20220114 发薪 车辆保养

上午提前操作,把12月份薪资发放完毕。

10:10am 出发去林肯名都4S店,本来只是想维修空调,看看日期也差不多该做保养了,于是一起做了,也不想总往4S店跑。

等待期间读了一本书《断舍离》,很有些启发。

中午回保利,没有午睡,小张在帮忙预约看房子,持续联系沟通,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。

一天到了六个快递,包括20斤粘豆包、四只农村小笨鸡、一张发票、一包对联用纸、三箱海胆饺子、一箱打印纸…

晚上热剩菜,喝了两小瓶啤酒。

20220112 与王成Yan聚餐

上午在保利,把地下室清理出来,看了《雪中悍刀行》最后一集,其他没做什么,下一次把酒入坛。

王成yan每年都要邀请我几次,喝点酒,聊聊天,沟通一下彼此的近况,马上年底,今天再一次坐在了一起。

针对他现在要做的项目提了一些意见,实际上我不是很看好他的项目,从代理销售转型到科技产品研发,改变的不是一点点,很多东西都是全新,他没有这方面的积累,成功并不容易。

在孙老板的日本料理店,我带了一瓶滨酒,每人半斤,确保不喝多,不失态。

其实昨天跟许总刚刚在淮海街吃了日本料理,不过对刺身比较感兴趣,连吃两顿也可以承受。

晚上10点钟到家,连续晚上喝酒,有些吃不消啊,很辛苦,注意不重要的应酬可以推掉。

20220110 保利打扫卫生

周六在保利请客吃烧烤,11个人,热热闹闹一下午,算是团建啦。

昨天Mengdi来苏州看房子,通过沟通改变了她们的原想法,让他们在越溪或者附近购买,更适合她们的实际情况,这周帮他们看看房源,也许年前就可以定下来。

上午到保利,打扫主战场,周六宴会结束已经10点了,没有来得及收拾,今天上午花费两个小时洗洗涮涮,房间恢复整洁,下午没睡着觉,躺了一会。

保利还是具备一定的接待能力的。

20220106 一天的辛苦劳动

今天忙碌了整整一天,累坏了,水都没怎么来得及喝。

星期六请客倒计时,预计10个人,主要是烧烤。今天的任务是打扫卫生,原来的基础太差了,每个细节都需要下很大的功夫,十分累人。

首先,打扫院子,清扫落叶,冲刷石板…

厨房,擦拭橱柜,洗碗筷,清洗茶具、酒具等等。原来的厨房可真脏啊,东西凌乱,到处油腻腻的,彻底清洗完成后,干净利落,看着就舒服,很有成就感。

地下室简单打扫,明天徐师傅过来处理书柜,今天没有大动,一切等完成再说。把绘画用具一股脑搬到楼下,以后就在楼下练习书画了。

晚上回家,给鱼换水,折腾了一个半小时,真辛苦啊,腰酸背痛。不过看到小鱼在干干净净的鱼缸里快乐的游来游去,也让人欣慰,功夫没有白费。

我就是这样一个为了别人、甘心付出的一个伟大的人啊!

20220103 逛沧浪亭 可园

上午坐地铁,至三元坊,逛了可园和沧浪亭。

可园不大,很精致,曾为学堂,布局考究,沉淀深厚。

沧浪亭,曾经读过一本书,围绕沧浪亭展开,为玄幻小说,所以对沧浪亭慕名已久,居苏州十余年,今日方得见,甚是满足。

可园和沧浪亭都摆放了很多兰花,诸多品种,已近兰花盛开季节,有很多已经绽放,清雅之至。沧浪亭又有珍稀竹林,赏心悦目。

中午吃了螺蛳粉,还有一块大骨棒,难得Ray也跟我们一起吃了有些酸臭的米粉而没有搞特殊化,有进步。

下午返回即午睡,直到五点钟。

晚上北美高中开大会到21:40,吴校长讲了很长时间的话,谆谆教导同学们开始为申请大学作准备。

20220102 一整天不动

上午Ray去上日语课,我没有同行,最近总感觉疲惫,但愿不是感染了新冠。

看了三集《雪中悍刀行》,拍的还是不错的,虽然连书的20%都没有拍出来,不过电视剧都是这样,不能跟原著比较。

中午做了一个藤椒鸡翅,拌了一个黄瓜干豆腐丝,一荤一素,他们放学到家就吃饭,味道不错。喝两罐啤酒,晕晕乎乎的。

午睡到四点多,感觉要连轴,天都黑了才起来。

看书,吃瓜子,Ray一直闷在房间学习,假期对他来说仍然没有意义,晚上9:00整,他们老师还要给他们补课到10点钟,很辛苦。

Shiqing在招呼喝酒,不能去了,太晚了,约了过两天烧烤,不知道可否成行。

20220101 混乱的日子

元旦,2022年第一天。

中午做了四个菜,喝2杯酒,形同嚼蜡,没吃出什么滋味。

中午房间被恶毒的喷了浓烈的杀虫剂,客厅和卧室都没办法待了,心跳高达150次,出去走了半小时被冻回来了,但是还是不行,昨天看跨年晚会到11点,困的不行,杀虫剂熏的头昏脑胀,2:10背包出门,打车去保利睡午觉。

到保利已经三点多了,迅速躺到,房间里很冷,好在空气清新,迷迷糊糊睡到了七点钟。

起来坐着清醒了一会,这种日子太难熬了,是不是该结束了呢?算是给自己一个新年礼物?

20211231 跨年

今天是2021年的最后一天,现在,还有一个半小时!

2021,再见🙋‍♂️;2022,你好🙆‍♂️!

上午早早到保利,打扫卫生,主要是客厅和地下室。客厅基本完成整理,把散布于各处的东西归集到它们应该存放的地方,擦拭桌椅板凳,只是,没有拖地。

地下室的地面扫了一下,其它没有动,等木工师傅来看看如何处理柜子,想办法把地下空间整理出来,可以喝茶、练字、看电影…

中午及时给Lianchuang发出12月份蒙特雷账单,午睡后去财务公司,开票并一起邮寄。

回到家里已经六点半了,家里空无一人,冷锅冷灶,并不是很在意,自己动手炒了一个花生米,炖了一个白菜粉条,喝了一壶梅子酒,撑的很了。

晚上看跨年晚会,都是一些部熟悉的帅哥美女,歌舞也大多不熟悉,我们已经落伍了,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,不过并没有多少失落,毕竟年轻过、疯狂过!

朋友圈在晒跨年,热闹是他们的,我什么都没有!

如此,我的2021年成为历史!

20211229 处理闲置物品

今天一大早去了元宝小镇,把差一点遗忘在13幢里的几台台式机电脑装入后备箱,同时在咸鱼上面发布出售信息。然后去绿岛花园。

绿岛花园房间堆满了从小办公室搬回来的家具和办公用品,包括一个古董架、四把圈椅、若干大纸箱,勉强把桌子收拾出来,开始办公。

10点钟,咸鱼上购买大板桌的货拉拉到了,费了很大的力气帮忙搬上车,同时客户完成付款。

中午1点钟,购买旧电脑的客户到了,搬走三台电脑,四个显示器,三个小音箱,付款720元。

去北京前出售的凉亭收款1500元。

这几天紧锣密鼓处理旧物,家里的东西太多了,需要断舍离。

联系佩兰电子,但是Wuping没有回复,感觉他们家不行了,随后又联系了Beijie,对方下午回复,需要与BO-E现行沟通,原则是没问题,我也需要观察他们家的付款情况。

武汉的业务没有动作,明天需要紧急作出安排。

北京反应积极,一天联系了两个潜在客户关系,都已经沟通了,可以缓缓推进,尤其是小米的业务,很有希望。

晚上回家前把投影仪拆下来了,准备放到保利看电影。

20211228 结束北京之旅 返回苏州

在北京停留了四天,顺利完成Ray的求医,与亚男静静见面,连续喝酒聚餐,很是高兴,收获满满的一次旅行。

25日下午三点半抵达北京,亚男携儿子二宝去接我们,直接去景山酒店入住,然后去静静姐家附近,一起晚餐。

跟静静已经30年未见了,很想唏嘘,非常亲戚,互相了解了这些年的情况,很多感慨。

亚男酒量不错,我们每人半斤白酒、半斤红酒,微醺。

26日上午去固生堂看Louweihai医生,但是感觉效果一般。中午去明医堂,得知王老竟然在徐家村出诊,于是立即赶过去,预约挂号,下午2:30幸运的与wangyinglin老先生见面诊病,老人家经验丰富,一番望闻问切,然后给出了药方,满意而归。

27日上午去中医院,taoyang主任约珍,作为Wang老的弟子,诊断结果与王老接近,我们痛快的按方抓了药。中午与老吕的朋友李总见面并午餐,尝试是否有机会合作做一些生意,晚上再次聚餐。

今天上午去美术馆参观,这也是我们来北京唯一安排的活动,为了减少外出,我们基本上两点一线,响应Ray学校的号召。

中午与亚男两口子吃了喜家德饺子,早早来到北京南站,登车返回苏州,历时4小时8分钟。

顺利畅快的北京之行!